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文娛新聞  > 正文

連臺戲《雷雨》《雷雨·后》,與你我都有關

作者: 來源: 新華網 發表時間: 2020-11-20 09:49

《雷雨》和《雷雨·后》中魯侍萍的扮演者何賽飛。攝影/塔蘇

近日,央華年度制作、連臺戲《雷雨》《雷雨·后》連續舉行了兩場排練觀摩活動,劇中主要演員劉愷威、何賽飛、史可、佟瑞敏、孔維等在排練廳為媒體、觀眾呈現了曹禺先生經典作品《雷雨》,以及其女兒、劇作家萬方創作的《雷雨·后》中的片段。本劇導演、法國戲劇導演埃里克·拉卡斯卡德(Eric Lacascade)現場給演員們做出指導。

作為疫情常態化以來,首批進入中國進行戲劇創作的外國團隊,埃里克·拉卡斯卡德與他的導演團隊自9月初進入排練,在過去兩個月的時間里,連臺戲中的第一部作品《雷雨》已完成了前三幕的排練,而另一部作品《雷雨·后》也同時在緊張排練中,可以說,這樣的工作強度與創作難度,對于來自法國的導演團隊與央華的制作團隊而言,挑戰都是巨大的。

《雷雨·后》中繁漪的扮演者史可。

據了解,連臺戲《雷雨》《雷雨·后》在北京的排練工作已完成,隨后全組將前往海口,進行為期14天的合成彩排,將于12月5日在海口灣演藝中心首演。12月至明年1月間在沈陽、天津、北京、鄭州、南京、長沙和山西等地巡演。北京站將于12月23日至27日登臺保利劇院,其中12月24日的演出將進行唯一一場線上直播。新京報專訪央華年度制作連臺戲《雷雨》《雷雨·后》法國戲劇導演埃里克·拉卡斯卡德,談談關于這兩部作品創作背后的故事。

1 看一遍劇本用了六個月

過去的幾個月里,因疫情的發生,間接改變了所有人的工作與生活方式。從今年年初開始,埃里克便在法國南部山上的小屋里,開始了關于這兩部作品的準備工作。

雖然埃里克坦言,對于《雷雨》《雷雨·后》的劇本自己只看了一遍,但這一遍他便足足持續了將近六個月。前兩個月,他每天都要研究劇本超過三個小時。“曹禺在《雷雨》的序章里曾說,這部作品有些需要縮減的內容,于是我便聽從了他的話,在保留劇中情境的同時,將內容進行了縮減。”后面的三個半月,埃里克則著重于研究劇中的所有重要情境,探索這些情境在演員表演中能夠發揮出的無限可能性。他認為,只有弄清了這些,才能更清晰自己在未來的排練過程中,哪些才是需要跟演員去溝通的重要內容。

導演埃里克與演員在排練現場。

2 導演寫150頁創作筆記

在埃里克的理念中,戲劇要跟每個人的生活產生一種關系。“一個導演在排戲的時候,不能只描述一件過去發生的故事,他一定要在自己當下生活經歷中,找到與過去的關系,因此那段時間,我也一直等待這個故事在自己內心里泛起的回響。”準備期間,埃里克寫了一本多達150頁,全部都是關于這兩部作品的創作筆記,有了這些感受之后,他認為,自己足以更加從容的跟演員去進行創作方面的溝通與指導。總之,連臺戲《雷雨》《雷雨·后》準備工作很長。

3 三個月排兩部戲

原計劃一月前往中國的埃里克和他的導演團隊,因新冠肺炎疫情,一直推遲到八月才正式啟程。如此漫長的等待時間,被他看作這次特殊經歷中遇到的第一大困難。當時埃里克并不清楚自己最終到底能不能來到中國,完成這兩部作品的創作。“是走還是留,其實那一時期我和整個家庭都在等著來自中國的消息。”

可以說,前往一個自己不了解的國家,聆聽一門自己不懂的語言,排演一部自己不了解的戲劇,這是埃里克職業生涯從沒做過的事。尤其對于通常五個月才排演一部戲的法國導演來說,三個月要排演兩部戲,看上去幾乎不可能完成。

《雷雨·后》中周萍的扮演者劉愷威。

4 三位翻譯協助溝通

來到中國后,制作方為埃里克和他的團隊配備了三位翻譯,即使這樣,他依然認為溝通還是比較難的環節之一。因為導演跟演員溝通的時候一定會產生身體性的語言,而這種語言埃里克不可能在翻譯身上去演示,他還是需要從中找到一種最適當的溝通方式。“大概在一個月前,我們所有人都已朝著同一個方向大步邁進了,我們現在有同樣的目標,演員們都很有學習的意愿與好奇心。不管是《雷雨》《雷雨·后》的演員,每一個人都很有去探索的欲望。”

5 融入中國人的習慣做觀眾能看懂的作品

談及收獲,埃里克則認為,首先在中國的生活,這里的一切可以說對自己的影響越來越深遠,并有了一些質的改變。例如,每天吃的東西,生活的方式,呼吸的空氣,聽到的語言都跟在法國完全不同,他能感受到身體里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發生細微的變化,甚至在被改造。其次,埃里克覺得,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特點與溝通的方式,他也需要盡快融入到中國人習慣的溝通方式和語境中去,因為不這樣的話,就沒法去做戲,更沒有辦法創作出一部讓中國觀眾能夠看懂的作品。“在這些中國演員身上,我看到了很多不一樣的表演風格,我將要用這些不同的風格,盡可能去豐富我們的作品。例如,何賽飛有很好的戲曲功底,這對于我們來說,就是很令人驚喜和有趣的事,而這里的每個演員幾乎都像她一樣,帶有自己獨特的魅力。”

導演埃里克在現場指導演員。

6 工作主要是研究人物關系

在埃里克眼中,曹禺的《雷雨》很具象,萬方的《雷雨·后》則非常詩意。作為一出連臺戲,人物、劇情上它們是連續的,但又是不同的表達,連舞臺風格、呈現形式都將做出改變。埃里克覺得他工作中最主要的內容便是研究這兩部作品中人物之間的關系。《雷雨》中這些鮮活的生命,不管擁有愛情或是激情,在周家特殊的家庭關系里,幾乎每個人都身處可怕而又復雜的情境之中,在無形中促使埃里克用自己的敏感與藝術創作力展示出一版全新的《雷雨》。“相信我為中國觀眾呈現的《雷雨》一定是不一樣的,無論是演員們肢體的狀態還是大家聽到的音樂,我在當下的語境講述今天的故事,讓現代人、年輕人能與經典產生共鳴。”

關于《雷雨·后》,埃里克認為它并不是《雷雨》的續寫,而是改編。觀眾會在其中看到一些《雷雨》中曾發生過的故事,還有一些則是不曾出現過的。“《雷雨》之后,很多年過去,活著的人還活著,‘死了的人’也會回來,他們第一個世界在《雷雨》中已經死去,第二個世界在《雷雨·后》中復活。此時他們顯得更加悲傷,即使曾經激情的東西還在,但人與人之間情感已經逐漸消亡。隨著回憶不斷到來,一切就像在夢境里,漸漸讓人開始理解生活,感悟人生。”

7 讓演員自由發揮給出更多創作空間

在排練過程中,埃里克盡可能地給演員們留出他們自己的創作空間。“大多數情況下,演員需要在導演引領下尋找與創造出新角色,但我想看到演員自身強大的生命力與創造力,為此我必須給他們很大的創作自由度。當然,在未來的二十天里,我會非常細致精確地調整很多地方,那時他們就必須得尊重我的創作方式,不管是整體空間、表演節奏,還是具有舞蹈性質的動作,這兩部作品都將在首演之前完成煥然一新的轉變。”

在埃里克看來,無論中國還是法國的觀眾都是聰明的,因此他會努力通過兩部作品為觀眾搭建一個詩意的戲劇世界。“戲劇其實需要觀眾在自己的腦子里進行剪輯,我也會盡可能在作品里留下一些讓觀眾去無限想象的空間。在講述好故事的同時,讓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被感動到,因為這關系到每個人之前的生活閱歷與人生態度。”

演員何賽飛與史可排練對手戲。

8 舞臺、服裝、音樂延續“極簡”標簽

回顧埃里克以往的戲劇作品和舞臺作品,“極簡”便是他作品的重要標簽之一。這一次的舞臺設計構想中,他還將延續過去的理念。《雷雨》中的周家在當時社會是一個很富足的家庭,埃里克大膽選用大理石作為舞臺主體材質,用高高的圍墻表現禁錮在這個房子里走不出去的“人”,而舞臺上家具與道具則力求簡潔。“我依然會把演員放到一個幾乎裸體的舞臺之上,進而逼迫他們將表演發揮到極致,我希望他們只用自己的身體和語言來講述故事。”

法國服裝師通常將做好的成衣帶到排練場與埃里克進行討論,中國的服裝師則是將圖紙畫好拿來給他看,這讓埃里克感到有些不習慣。他希望連臺戲《雷雨》《雷雨·后》中演員的服裝打破傳統,與當下中國的年輕人產生溝通,但也不要明顯具有當代的特點。“當然這不代表我會選用一件皮夾克或一雙籃球鞋。我曾經詢問過服裝師,如果周樸園生活在當下,他這樣的企業家會如何穿著,像這種契合才是我在服裝設計上最想要的感覺。”

至于音樂設計,埃里克表示,“在這兩部作品里,我不需要傳統的中國音樂,也更不需要傳統的法國音樂,我想嘗試一些新的音樂形式,重新搭建想象空間。”

責任編輯:
荊彥茹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曰本女人牲交全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