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深度報道  > 正文

歷經600年風雨,老槐樹“枯木逢春”

作者: 姜培軍 來源: 牡丹晚報 發表時間: 2020-11-18 10:29

□記者 姜培軍

一株老槐樹,從明朝洪武年間走來,歷經600年風雨。歷經時代更迭,世事滄桑,依然靜靜地矗立在洙水河畔,花開花又落、葉綠葉又黃,一年又一年,默默地為大地奉獻著生命之綠。

行人不見樹少時,樹見行人幾番老。這株老槐樹,見證過曹州古道的車馬轔轔,見證過洙水河的奔流不息,以其不凡的身世、際遇,訴說著或悲壯、或輝煌、或艱辛、或曲折的菏澤歷史。

守護姬莊600年

斜陽巷陌多過客,一樹故事任君聽。

初見老槐樹,是11月16日下午,初冬午后的陽光靜靜地傾瀉在槐樹的枝椏間,給翠綠的葉片涂抹了一層淡淡的金黃。

“我小時候它就長這樣,我爺爺小時候它也是長這樣,我爺爺的爺爺小時候它也是長這樣……”看著眼前的老槐樹,菏澤開發區丹陽街道辦事處姬莊社區主任王福聚說,“這棵老槐樹有多大年齡?關于這個話題,我們社區一位年過百歲的老人說:‘你們問的問題我小時候也問過我的爺爺’。”

“問我祖先何處來,山西洪洞大槐樹;祖先古居叫什么,大槐樹下老鴰窩。”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記得這句話。據王福聚介紹,姬莊社區的先民也是明朝洪武年間從山西省洪洞縣遷來的。遙想元末明初,烽煙四起,中原地區連年戰亂,河南、山東、河北等地區十室九空。因此,從明朝洪武六年開始,一場由政府主導、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人口遷徙拉開了序幕。

從山西省洪洞縣外遷的中原地區人民,有栽植槐樹、銘記祖先的習俗。王福聚介紹,聽老人說,姬莊的先民在立村之初,便栽種了一株株槐樹,我們今天看到的這株老槐樹或許就是其中的一株。

這株老槐樹曾經長時間“隱藏”于姬莊民居之間。隨著洙水河的提升改造,靠近河道的民居被一一拆除,老槐樹露出了自己的滄桑容顏。

說起洙水河,王福聚介紹,洙水河的河道原本是一條古道,這條古道東通巨野、西到曹州府駐地,歷史悠久,人員往來頻繁。1968年前后,古道被挖掘成一條河,這就是洙水河。

“老槐樹原來在屹立在古道邊,后來又屹立在洙水河邊,但從來沒有改變過位置。”王福聚說,如果從姬莊立村算起,這株古樹已經有600年的歷史。

枯木逢春“父抱子”

目前的老槐樹屹立在一處高臺之上,南側為整修一新的洙水河,北側為一條尚未完工的水泥小路。

在姬莊社區居民看來,不知道有多少次,這株老槐樹綠了枝頭迎接春天,揮灑落葉告別金秋。

眼前的老槐樹向西南傾斜,干長約三米,高五六米。繞到南側,令人驚訝地發現,這株老槐樹是中空的,內有一株小槐樹,枝繁葉茂,直徑約15厘米。原來,我們看到的槐樹枝葉都是這株小槐樹上發出來的。

“在我小時候,老槐樹的樹芯、多數枝干都枯萎了,只有一個朝向東南的枝椏還葉片繁茂、生機勃勃,至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還活得非常旺盛。”53歲的王福聚說,“令人遺憾的是,這個朝向東南的枝干,后來被一輛大貨車掛斷了。從此以后,老槐樹失去了生機,慢慢地枯萎了、樹干也慢慢干枯了。”

一個民族不能沒有圖騰,一個村莊不能沒有精神寄托。這株見證過居民生與死、哭和笑的老槐樹枯死后,又在中空的樹洞中發出來一株小槐樹。由于居民們照料有加,這株小槐樹目前長勢良好、枝繁葉茂,令人叫絕的是,小槐樹的枝杈與老槐樹幾乎融為一體,從西側和北側觀察,幾乎看不到小槐樹的存在,而從東側和南側觀察才可以看到這一“父抱子”奇觀。

百年古樹與綠色社區和諧共生

在距離老槐樹不遠的地方,有始建于明朝初年的觀音殿、白衣閣、三官廟。

老槐樹樹干上有一個磨得光亮的洞。姬莊社區80多歲的居民都蘭峰說:“我記事時,樹身上有個大洞,小時候捉迷藏,經常和小伙伴鉆進去玩。”

多年前,老槐樹的北側是一個碾道,其間有碾盤,王福聚說那是姬莊所有村民打米磨面的地方。

洙水河提升改造前,靠近老槐樹的地方有一處小超市,取名為“老槐樹超市”。

“老槐樹旁有個碾道,這里是村里的‘人場’和‘飯場’。每到飯點,村里的人們總是端碗出來圍坐在它的周圍,說古道今,閑趣社會,儼然成了村里的‘新聞發布中心’,上至中央大政,下至鄰里雞毛蒜皮,遠至美國的白宮、沙俄的寒冬,近到村前的河流、鄰村的‘二憨的’,上下五千年,東南西北中,各有話題。”有關老槐樹和碾道,菏澤市民俗學會會員馬學民寫下了精彩的文字。

圍繞這株老槐樹,產生了很多用科學難以解釋的民間記憶。在生活困難時期,饑腸轆轆的村民曾經吃過榆樹皮和柳絮,但沒有人去摘一把槐葉吃。“吃槐葉的村民要不是患‘吊線風’、嘴歪眼斜,要不就是手腫腳腫。”王福聚說。

據村民們回憶,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有人在老槐樹下打爆米花。奇怪的是,只要爆米機蒸氣爆破口對著老槐樹,打出來的爆米花罐罐焦糊。蒸氣爆破口調換方向后,便打出了金黃可口的爆米花。

此外,還有居民說自己曾經在老槐樹下遇見過白胡子老頭,有居民將發電機放在老槐樹下,總是打不著火發不出來電……此類傳聞,不一而足。

在牡丹晚報全媒體記者看來,這些口耳相傳的民間記憶,更像是姬莊社區居民保護老槐樹的一種美好祝愿。正是在這種美好祝愿的“加持”下,這株老槐樹從明朝初年走到了今天。人與樹、樹與人,相護相生,共建美好家園。

為保護老槐樹與小槐樹,姬莊社區居民先是在樹下壘起磚臺,近日筑起了水泥臺。

滄桑的年輪雕琢著歲月的痕跡,一根根枝條編織了百年的神話,一片片樹葉留下了無數的相思。城市離不開樹木,一座城市有了古樹名木便有了文明的厚度。目前,洙水河景觀帶正在打造中,而占據景觀帶黃金位置的老槐樹將成為一道最靚麗的風景。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曰本女人牲交全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