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曹風  > 正文

父親走了

作者: 魏 敏 來源: 牡丹晚報 發表時間: 2020-11-20 10:25

魏 敏

父親走了,我們父女今生的緣分盡了。父親被埋在了深深的黃土里,從此我們天人永隔,再不能見。

父親一直身體健康,忽然生病,家里人很是焦急。得到結果的第一時間,我們瞞著他私下商量,很快解決了住院費的事情,并決定先不把他的病情告訴他。之前見他咳嗽得厲害,我已經慢慢給他做了工作,說去醫院輸點消炎針,省得總是咳嗽。開始,父親不同意,我一再堅持,他才答應把辦理入院的證件給我。

剛入院治療的時候,侄子天天拉著他去醫院放療,四姐一直在身邊伺候,治療效果也很顯著。父親明顯能吃飯了,每天還是不改他多年的習慣,早晨早早地起床,出去溜達一大圈回來。父親很高興,母親惶恐不安的心總算得到了些許安寧。看著兩個老人的變化,我們也很欣慰,以為這樣下去,可以看到生的希望。

可是哪里料到父親忽然又患了腦梗,本來生活可以自理的父親,就這么瞬間癱倒在了病床上,不能說話,不會走路。說實話,一開始我還不知道這個病竟然這樣的厲害,能把一個好端端的人瞬間放倒。去醫院看到父親的時候,我的心里又一次崩潰。父親的兩眼噙滿了淚水,但是他已經不能說話了。我和姐姐們都是兩眼含淚,還得抑制住不能讓父親看出來,此時我才感覺到病魔的可怕。食道癌不會一下子奪走父親的生命,但是腦梗可能會瞬間要了父親的命。我第一次覺得死神離我們那么近。想到這里,脊背瞬間有冷颼颼的感覺。整個心都要塌陷了,瞬間四肢無力,似乎要癱倒。

我們覺得天都要塌了。父親是一家之主,全家所有人的事情他都操心。我們很焦慮,日夜煎熬,都顯得疲憊不堪。無論如何,現在父親正是需要我們的時候,做女兒的義無反顧,所有人都停下了自己手頭的工作,輪班終日圍在病床前,對偏癱失語的父親盡心伺候,對尚不知父親病重的母親日夜照料。

我們都能感覺到一生要強的父親心里的無奈和絕望。他不想麻煩他的女兒們,沒生病的時候,我們說接他和母親去誰家住幾天,那是絕對不行的事情。他守著“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飯”的俗言,不給女兒們添麻煩。記憶中他只在我青島的家里住過一夜,在小妹家住過一個月,幾個姐姐家每年他都會去幾趟,但從不住下。此時的我們,都能從父親絕望的眼神里,體會到他內心翻江倒海般的難受與無奈,此時他被病痛折磨的痛苦反而在其次了。他經常不想吃任何東西,我們偷偷流淚,心里難受,還得好言哄著父親。

當我們帶著老母親第一次看望父親的時候,母親拉著父親的手,嚎啕大哭。他們倆相濡以沫,相伴六十多年。記得上次我帶他去醫院查體,他曾給我說過,一旦他先離開了,真擔心母親該怎么辦。當時我也沒考慮那么多,直接回復我們就把母親接走了。現在想想父親當時聽了我的回答該是怎樣的心情啊。這突如其來的病,竟然讓父親連一句囑托都沒有留給母親。想想前兩天我帶他們倆出去玩,給他們倆拍照片時,我心里就暗想:這也許是他們倆最后一次合影,因為當時在等醫院一個基本已定論的活檢報告。

今后我們再也聽不到父親的聲音了,再也看不到父親迎接我們回家的身影了,再也不能看到父親喝酒自娛的場面了。你知道所有的美好瞬間失去的那種撕心裂肺的感覺嗎?父親這兩個字眼在我們姐妹心里從此就變成了符號。

躺在病床上的父親一直清醒,所以他從來不麻煩我們姐妹。有時我們想在身邊陪著他,他總是用手勢示意讓我們休息。每天看著液體滴入父親的身軀,他行將枯木的身體也許只能這樣澆灌才能得到些許的滋養。

父親一天天消瘦下去,我們的心也一天天沉落下去。如果父親哪天能多喝一口奶粉,或者多吃一勺果汁,我們都會高興半天。病魔真的像魔鬼,你是趕不走它的。它吞噬著你的心,折磨著你的心。作為平凡人家的子女,我們沒有其他想法,所能做的只有恪盡孝道。既然無力回天,所能做的就是讓老人不受罪,盡心伺候,保持老人的尊嚴。

父親在病危時,我們才讓他離開醫院。在家幾天,我愛人天天過去給父親輸液,姐姐們日夜守候,直到父親生命的最后時刻。父親走時,面部安詳。

父親走了,的確是不在了。父親剛閉眼那會兒,我覺得他還會醒來,躺在冰棺里的父親,是不是挨凍。蒙著父親臉的紙是不是會擋住父親的呼吸。我想打開冰棺,想去掉蒙在父親臉上的紙。要送父親去火化,看最后一眼,和他告別的時候,我確認父親是死了,雙眼緊閉,他再也不能看看女兒們了。家人們述說著父親的點點滴滴,而我想著一世豪情的他,瞬間會變成一盒骨灰。

現在隔著硬硬的涼涼的土,我們知道,從此父親就要永遠安息在三尺黃土里了。以后和父親的交流就是淚水,逝者已逝,活著的人只能用淚水懷念。摸著父親的墳塋,我們再也聞不到父親的氣息,但能感受到父親高大的身軀在我們眼前,我們始終都覺得父親沒有離開。

沒有了父親的感覺很糟糕,再也聽不到被訓導的聲音。沒有了依靠,沒有了主心骨,沒有了可以撒嬌的臂彎。從此,父親成了書面的稱謂,再也不能相見。父親所有的一切,都變成了永遠的記憶,定格在了他離開人世的那個時刻。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曰本女人牲交全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