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曹風  > 正文

素錦流年

作者: 霍艷麗 來源: 牡丹晚報 發表時間: 2020-11-13 10:46

霍艷麗

童年的故事,那么歡快那么明亮,沒有一點兒憂傷。記憶就像那天上的月亮,常常是一爬上來,就勾起了過往。

記得小時候常住在外婆家,那是一個被荷塘圍繞的美麗小村莊。

這個美麗的小村莊坐落于魯西南邊緣大平原上,西邊靠近祖國的母親河——黃河。村落不大,房屋簡舊古樸,錯落有致。兩條街道東西走向,家家門前種著各種樹木花草。村子四面環水,河水清澈,種著藕荷,養著草魚,常有成群的鴨子在荷塘里游戲、捉魚,岸邊有古老的百年垂楊柳。這里的民風淳樸,農人勤勞簡樸。

每年暑假,我都會來到外婆家里,住上很長的一段日子。與村里年齡差不多大的幾個小伙伴兒,成天在村頭的洋槐樹底下嬉戲,街邊玩鬧,在每一條巷子里瘋跑,追逐。白天采蓮子,晚上坐在荷塘月色下看星星。一群懵懵懂懂的小姑娘,唱著美麗輕快的童謠。那荷塘圍繞的村莊,那土墻籬笆,那青磚黛瓦,花邊的屋檐,長長的街,窄窄的巷子,都是那么的美麗。那樹下斑駁疏離的影子是那么美,采下來的荷花、荷葉是那么的美,天上皎潔的月亮、滿天的星星漸微漸隱,都是那么美。只是那時的我們年少無知,總是嘰嘰喳喳地討論著哪朵花兒漂亮什么葉子好看,哪有什么美的概念,不懂欣賞美。后來,再回首那段美麗的童年,豐盈了記憶的美感。

時光流緩,錦瑟年華。日子一天天在快樂中過去,那群七八歲的小女孩子,長成了十二三歲的少女。依然喜歡在一起玩耍,一起聊著自己的心事。那是一個夏天里特別美好的日子,清風徐徐,說說笑笑的我們,坐在街邊的樹下乘涼。偶然間一抬頭,一位仙女般的女子,挎著一只籃子,從身邊輕輕地走過。淡青色的棉布長裙,裙裾隨風飄飛,米白色的短袖衫,兩條黑油油的長辮子垂在胸前,面若桃花,長長的睫毛下,閃動著一雙黑而明亮的眼睛。“老師!”“老師,你下地呀?”同伴小霞、小芳都笑著跟她打著招呼。“嗯,到地里摘點菜。你們幾個乘涼呢?”仙女般的女子聲音柔婉地回著話,輕飄飄地走去了。她的身影很美,步態輕盈,身姿溫婉,笑靨如花,清新得不染一絲纖塵。我呆呆地看著她走得很遠了,才回過神兒來,好奇地問小霞:“這個好看的大姐姐是誰呀?她是你們的老師?”“她是小學代課老師,以前教過我們啊!”同伴說話的語氣有些洋洋得意,一臉的喜歡、崇拜的神情。

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個成年女子的自然美,純樸,素凈。她讓我稚嫩的內心世界里,對于美,有了認識,有了向往與希冀。

日月交輝,慢慢年長。在后來的人生中,漂泊無定的謀生歲月中,到過繁華的城,看到過許多地方的景,走過許多地方的橋,觸摸過許許多多的樹,都不及我夢里,外婆的小村莊景色美麗。亦見過形形色色的女子,始終都不及我心里的女子美麗。她陪著度過了懵懂的青春年少,她是我心心念念想要成為的美人。她使我走向美,審視美,并追尋美。

多年之后,再到外婆家探親,就沒再見過我心中那最美的女子。經向外婆打聽得知,她出嫁了,育有子女,后來生了病,三十來歲,人就去了。聽到這個消息時,心為之一震,著實的心痛。她宛若秋天的蘆葦花,那么美好,素淡而純凈。可惜只是短暫的一季花開,隨風搖曳,最后隨風遠逝了。

前年,政府給全村新建了居民樓,帶綠化的小區,村民欣喜搬遷。而今,那美麗的小村莊,早已夷為平地,開挖了。從此,美麗的村莊,美麗的女子,于現實生活中消失了,都成了我夢里一道最美的風景。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曰本女人牲交全视频播放